当前位置:首页> 股票>焦点> 正文

国融证券遭监管重罚: 债券、资管双暂停 长安投资IPO对赌压力陡升

2019-05-22 09:03:5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维

继去年底遭遇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后,处于多事之秋的国融证券再度迎来监管重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独家获悉,证监会日前对国融证券作出新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对国融证券采取限制债券自营买入6个月,暂停资管产品备案一年的行政监管措施。

记者了解到,证监会作出上述措施的原因是国融证券在债券交易上存在风控流于形式、经营管理混乱、业务管控缺失等诸多问题。

另据记者获悉,国融证券存在的问题或远不止此,其最终实现盈利的2018年年报的财务合理性也遭遇了业内质疑。有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国融证券此前存在IPO增资对赌的抽屉协议,因此不排除大股东北京长安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长安投资)为避免触发回购条款而进行财务调整的可能性。

业务遭限

针对国融证券乱象的重罚终于落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监管层人士处独家获悉,证监会日前已下发了《关于对国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限制业务活动措施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该《决定》于5月10日行程,5月13日印发,并于5月20日送达至国融证券。

《决定》指出,经查后发现国融证券债券交易存在三类问题:一是风险控制流于形式,存在风控系统中大量预警信息未处理、风控数据与交易系统数据不一致等情况;二是经营管理混乱,人员隔离、岗位隔离、业务隔离要求没有落实,如资产管理二部与负责投顾的财富管理二部人员混合办公,债券交易人员离职信息未及时更新等;三是业务管控缺失,对此《决定》举例称,国融证券投顾产品“邻水融富1号”从其资管产品“日鑫多利”买入债券,向同为投顾产品的“聚垚融富2号”卖出债券缺乏有效监控。

记者独家获悉,《决定》列举上述问题,均是去年10月份根据机构部要求成立检查组对国融证券债券交易业务进行的现场检查所发现。根据记者获得的现场检查确认书(下称确认书)显示,国融证券在整体内控、债券自营、资管、投顾、关联方方面共存多达24项问题。

据证监会认定,上述行为已违反《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证券公司内部控制指引》、《证券公司客户资产管理业务管理办法》等多项规定。

对此,证监会对国融证券做出限制债券自营业务6个月,暂停资管产品备案一年的行政监管措施,在限制期间,国融证券的债券业务只可卖出,不可新增买入,而非续接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的资管产品也不得新增备案。

“暂停业务资格一般算是比较重的处罚了,可以看出国融证券内部存在的问题确实不小。”5月21日,北京一家中小券商资管业务负责人表示。

事实上,此次监管措施的落地只是国融证券为债券交易违规问题在公司业务层面付出的代价,而早在今年3月份初,国融证券总经理张智河等三名相关负责人已被采取警示函等监管措施。

“因为银行间是场外交易,券商自营的杠杆又没有限制,所以不少券商在债券交易上都难免存在不规范的问题。”5月21日,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债券交易人士透露,“债券市场的监管权刚刚统一到证监会,国融证券的这起案件在债券违规活动的治理上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同时期被查的还有五矿证券等多家券商。”

年报秘密

国融证券近期的“麻烦事”并不止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国融证券上个月披露实现盈利的财务报告合理性亦受到了业内质疑。

据其4月份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国融证券因提供股票质押融资,已被卷入涉及中弘股份、欧浦智网、飞马国际等多只股票质押融资违约的诉讼,据记者计算发现,涉及上述三家公司的股票质押融出本金合计高达5.34亿元。

而据其年报披露,其逾期股票质押回购款账面余额高达7.96亿元,而其实际计提的坏账仅为0.84亿元,计提比例仅为10.53%。

此外,国融证券年报中有关另一笔“18永泰能源CP003”债券代持的记账也存在争议。根据记者获得的检查确认书显示,该笔债券为国融证券通过天风证券代持而未被纳入资管产品估值表。

由于永泰能源后来出现违约,国融证券在天风证券的要求下回购了该笔债券,但由于该笔债券因长期停牌无法过户仍然停留在天风证券账户上。

然而,该笔支付款项在国融证券年报中却体现为其他应收款,其坏账准备仅为388.83万元,计提比例更是低至2.46%。

“永泰能源已经违约了,而且期末的债券价格估值也有明确的数据,加上本身这笔交易就是代持回表,如此的坏账计提没有真实的反映其负担的财务成本和资产质量变化。”5月21日,一位接近国融证券人士表示。

另据检查确认书显示,国融证券的5只投顾产品买入永泰集团、中融新大等债券合计6.64亿元,介绍资管部门投资买入2.65亿元,后由于永泰集团、中融新大债券发生交叉违约风险,导致上述投顾产品出现流动性问题,事后国融证券以自有资金通过质押式回购、交易所协议回购等方式提供了2.33亿元的流动性支持,同时投顾产品“通道方”创金合信基金也提供了3273万元的流动性支持。

然而对于该笔资金支出,国融证券年报中并未体现出相关坏账准备和解释。

“垫资回购实际上已经承担了相关债券的风险,也应当计提相应的坏账准备,这部分可能也是没有真实反映其内在的风险。”上述接近国融证券人士表示。

“根据客户信用状况、抵押证券、担保比例、偿付能力及意愿等因素判断相关融资类业务形成的资产是否有减值迹象。”对于坏账减持的方式,国融证券解释称,“对已有减值迹象的融资类资产,逐笔进行专项测试,计提专项坏账准备。对于未计提专项坏账准备的融资类业务,根据融资类业务资产分类,按照资产负债表日融资余额的一定比例计提坏账准备。”

承压对赌?

据一位接近国融证券大股东长安投资的人士透露,国融证券的上述会计“安排”,与国融证券策划IPO前的增资对赌条款有关,其目的之一在于保证国融证券实现当年盈利,以避免触发IPO前增资对赌的回购条款。

去年9月,据本报此前独家报道(详见本报9月18日报道《国融证券IPO抽屉对赌风波: 长安投资雪藏2年未告知证监局要求全面自查》),长安投资在2015年转让其国融证券的持股,以及2016年发起增资扩股时,曾与多家新进中小股东签订承诺函和回购协议。

根据约定,若国融证券在一定时期内未达目标交易价格或未能获批上市,长安投资将出资对中小股东股份进行回购。

“如果2018年出现亏损,那么IPO的节点肯定就要被耽搁了,而一旦触发回购条款,长安投资可能要为这些中小股东的进入来‘兜底’,所以财务上确保国融证券能够盈利,是避免触发回购条款的关键。”上述接近国融证券人士指出。

但在该人士看来,由于国融证券不断遭遇处罚,如今债券交易、资管业务又双双受限,加之存量信用风险的发酵,其2019年维持盈利的难度恐将加大。

“虽然市场有所好转,但之前国融证券在债券、资管和股权质押方面出现了不少雷,就算这些风险没有在去年年报中体现,但迟早也是要呈现在财务中的。”上述接近国融证券人士表示,“今年国融证券维持盈利的难度可能会更大,甚至不排除其财务合理性进一步受到监管关注的可能。”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融证券背后股东对合规意识的淡漠,是导致国融证券一连串乱象发生的根源。资料显示,国融证券实控人为自然人侯守法,此人亦为西长安街南侧著名写字楼长安兴融中心的老板。

“持牌机构的监管不同于一般公司,民营控股券商的老板对这方面要求不敏感,认为很多事情都‘不算事’。”5月21日,上海一位投行人士坦言。

(原标题:国融证券遭监管重罚: 债券、资管双暂停 长安投资IPO对赌压力陡升)

(编辑:CWJ)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财富动力网无关。财富动力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