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股票>焦点> 正文

南财快评:积极应对疫情,同时更理性地分辨信息

2020-01-23 22:32:1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李靖云

对社会公众而言,各种林林总总的信息和意见,人们要找到对自身防疫有价值的东西,这就需要认真分辨了。

随着疫情的发展变化和防疫手段的进一步升级,一些舆论和专业人士对于政府防疫应对的一些问题,以及对于信息发布和预警的前后问题都发出了某些批评,同时也都发出了各种判断。对于当前防疫的紧张局面而言,需要更多的批评,特别是在信息发布和预警方面必须欢迎更多的意见,如此才能把应对工作做得更好。但是对社会公众而言,各种林林总总的信息和意见,人们要找到对自身防疫有价值的东西,这就需要认真分辨了。

今天,某著名的病毒学家在接受采访时就批评了当地政府应急处理的一些问题,同时他也表达了一些疫情的看法,他指出SARS的60%-70%的感染者都是来自个别超级传播者,当时传播链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几个人的接触者就可以了。现在情况则不同,无法对超级传播者做预防,所以他认为目前新冠状体病毒肺炎的感染规模会是SARS的10倍,而且情况会非常悲观。

作为一流的病毒学家,对于防疫的批评意见有一定价值。但是如果谈到具体疫情,则需要具体分析了。

该学者指出自己1月22日跑到武汉要病源体,但是当时就发现病源已经被销毁了,他认为这是应对疫情草率。对于这种因为不当接触野生动物导致的急性传染病而言,找到病源确实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找到致病病毒。中国学界非常迅速,早在1月5日,已经给出了致病病毒基因序列,并且迅速发布,得到了国际领域的认可。这个时候就可以基因画像再去找宿主,我们看到随后清华和北大连续发表了两篇重要的在线论文,分别给出了病毒的传染路径和病毒的中间宿主推论,这些重要研究及其结论都不是通过再去“做病源体实验”得出的。其实,由于病源体本身的传染性,所以及时消灭病源是防疫的考虑。既然已经找到致病病毒,研究就有了非常充分的依靠,所以清理华南海鲜市场这个超级病源是合理的。

目前到底有多少潜在感染者,这是一个政府和全民都关心的问题。所以我们都需要更多的科学估算,但是猜测不是掷骰子,做估算必须要有算法和模型。世卫组织传染病建模合作中心和英国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就连续出具了两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数量的预测报告,虽然这个估算值区间很大,而且模型简单。但是,研究者将自己的模型和框架都公布出来了,并且以开放态度寻求更多的讨论。所以,中国疾控中心也表示注意到了这个估算,并且也做了参考。所以,不能因为是专家,就可以随便估算而不给出依据。这个关键时候,越是专家大咖,发表观点越要给出自己的判读依据。没有稳妥扎实的依据,简单说新肺炎感染人数将是SARS的十倍,这显然有些草率。对于社会而言,应该多关注重视那些有依据的判断。

另一个引起社会关注的话题则是“超级传播者”,因为涉及到传染源,所以引发的关注更多。早在1月21日,国家卫建委高级别专家组在武汉调研的时候,就提到了预防“超级传播者”的问题。当时,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回答了这个问题。钟院士长期是一线临床医生,治疗经验丰富,而不仅仅只是做研究。“超级传播者”是否出现及其防控,这是一个医疗判断,钟院士解释得已经很明确。钟院士的回答非常严谨,非常清楚,那就是超级传播者本身是可以防控的,特别是基于SARS的经验,目前我们已经在临床经验上找到了办法,比如不断地监测这些病人的下呼吸道病毒的负荷,“如果负荷一直很高,传染性就很可能会比较高”。这种判断完全是临床经验的总结,可以说是以生命为代价得到的经验教训,经得起考验,也值得相信。该专家组除了钟院士,还有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同时他也是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是世界一流的病毒学家。可以说是非常权威。

虽然有些学者对超级传播者的担忧是有价值的,但是仅仅因为担忧作出的估计和判断,其信息价值就无法与这些基于临床经验的总结更有价值。对于公众而言,显然是基于临床经验的信息更值得取信。

总之,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政府需要积极防控,积极应对,同时重视来自社会的意见。但是,公众则需要更理性的辨别信息,如此才能真正做好防控工作。

(编辑:CWJ)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财富动力网无关。财富动力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