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快报>黄金个股> 正文

浩洋电子被指财务支出混乱 招股书“失真”披露营业收入数据

2019-01-12 06:59:54 来源: 财富动力网 作者: 萧峰

近日,证监会官网首次披露了浩洋电子的招股说明书,作为一家舞台灯光、LED照明器材提供商,浩洋电子近几年业绩表现如何?“自说自话”的招股书显示还不错,最近三年净利润都超过了5000万元。不过,《投资快报》记者梳理发现,该公司却是存在十分突出的问题:不仅经营业绩高度依赖外销出口,在全球经济下行、贸易摩擦不断背景下,外部经营环境并不乐观,而且财务数据中存在很多难以解释的疑点,如营业收入不能获得现金流量及应收账款等数据的合理匹配,采购支出数据混乱等。

营业收入数据频频异常

根据招股书披露,浩洋电子在报告期内营业收入是持续增长的,2015-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33亿、5.06亿、5.79亿元,净利润为6860.93万、8916.85万、5479.35万。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达到3.21亿元,净利润为5536.41万元。但是,若深入分析涉及营收的财务数据,则可发现其营业收入与现金流量、应收账款等经营数据在财务勾稽上并不匹配,相互之间出现了大额差异。

例如在2018年1~6月份,浩洋电子当期营业总收入为32140.17万元(见表1),其中85.76%是外销收入,国内部分因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下调影响,则有六分之四的内销收入需按17%税率征收增值税,而六分之二的内销收入按16%税率征收增值税,由此大致计算出2018年上半年的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32902.96万元。

根据财务勾稽的一般原理,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在招股书所披露的财务报表之中必然体现为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或者应收款项等经营债权的增加,两者形成合理的匹配关系。

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浩洋电子2018年1~6月“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2213.28万元,和同期含税营业收入进行勾稽,存在689.69万元差额,即理论上将有689.69万元的含税收入因未收到现金而需要形成相同金额的经营性债权,体现在资产负债表中。

然而从资产负债表来看,公司2018年6月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9822.94万元,再考虑所计提的1392.66万元坏账准备,两项合计比期初相同项目的金额增加了1274.97万元。由此可见,真实经营债权增加额明显要比理论增加值要多,金额多出585.29万元。那么,是不是同期预收款项出现相同规模的增加,恰好对冲了这部分差异呢?

奇怪的是,2018年6月末预收款项502.05万元和期初金额804.95万元相比较,不但没有新增,相反还减少了302.89万元。而就在这一增一减中,差额扩大到了888.18万元。

如果说2018年上半年含税收入与现金流和经营性债权存在800多万元金额差异还不足以引起注意,那么,2017年的差异就明显大多了。

2017年的营业总收入为57908.44万元,其中82.79%的外销收入一般不考虑增值税销项税额的问题,那么,按17%税率计算内销收入的增值税,则这年的含税营业收入为59602.67万元。

同期,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高达60751.70万元,与含税营收勾稽,超过了同期含税营业收入1149.03万元。理论上,这多出的现金很可能是经营债权的收回所致,意味着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出现相同规模的减少;也有可能是通过预收款的形成预先获得了较多的现金流入所致。

在经营债权方面,2017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8690.33万元,加上计提的坏账准备1250.30万元,合计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合计金额多出了1922.93万元。与此同时,这年年末的预收款项804.95万元也比上一年年末预收款项多出417.81万元。综合起来,应收和预收两个项目实际上使得经营债权增加了1505.12万元,而不是债权收回并减少。

综合上述对2017年财务数据的分析,不但出现“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比含税营收多出1149.03万元的情况,而且还出现了经营债权不减反增1505.12万元情形,一增一减,现金流量及经营债权与含税营收间出现了高达2654.15万元的差异无法解释的情况。当然,用同样的分析方法,据报道,记者还发现2016年浩洋电子的含税营业收入与现金流量、经营债权之间也存在1368.66万元无法合理匹配的问题。

对此,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在报告期内,浩洋电子连续出现财务数据之间无法相互匹配的大额异常,着实让人怀疑其披露的与营业收入相关数据的真实性。

支出混乱 采购支出明显高于采购额

报告期内,除了营业收入中出现的异常外,在浩洋电子的采购中也出现支出金额高于采购额的情况。

其中,在2018年1~6月份,浩洋电子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合计14831.05万元,同时还有不含税的能源采购金额146.06万元,两项采购额合计有14977.11万元(如表2所示)。

由于2018年5月1日以后增值税税率下调,若以17%的税率计算其中六分之四采购额的进项税额,而以16%的税率计算另外六分之二采购额的进项税额,则2018年上半年含税采购金额大约达到17473.30万元。

根据财务报表,2018年1~6月“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高达18736.36万元,比含税采购金额多出了1263.06万元,可见现金流量流出不但足以覆盖同期采购而且还可能偿还了部分往期账款,即同期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应该会出现相应规模的减少。

可事实上,2018年6月末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7644.97万元相比于期初7123.88万元合计金额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521.09万元。一减一增,含税采购金额相比于同期现金流量、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反而少了1784.15万元。那么,这是不是同期预付款项出现了大幅增加所致呢?

2018年6月末,预付款项金额为655.21万元,相比于期初的金额不仅没有增加,相反还出现了166.11万元的减少。由此,进一步使得上述差额增加到1950.27万元。也就是说,浩洋电子在2018年上半年有1950.27万元的现金支出没有形成相应金额采购,不知流向了何处。即便我们再谨慎一些,将上述1950.27万元差额冲抵同期外协加工采购金额514.39万元,仍有1435.88万元差异金额无法解释。

此外,再结合2018年上半年的固定资产原值、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原值、其他非流动资产的增减情况,剔除出现减少的项目,可知这几项长期资产合计增加3660.97万元,比同期“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903.13万元要多出2757.84万元,这会使得应付账款出现相同规模的增加。

可若上述采购相关数据中“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包含了购建长期资产而产生的应付账款,则结果差异是让人吃惊的,因为2018年6月末“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仅比期初增加了521.09万元。

若2018年上半年无形资产的增加额是从其他非流动资产项目中转入的,那么,并不会由于购建长期资产而产生大额应付账款,长期资产增加额基本能够被“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覆盖,从而反过来也就不能解释上述采购中出现的大额异常。

不论如何,在招股书中所披露的各项财务数据中,都难以找到合理解释采购数据异常差额的信息,显得浩洋电子2018年上半年的采购支出相当混乱。

类似的,2017年全年的采购数据也出现了跟上述情况相同的混乱情况,而且差异金额更大。在2017年主要原材料采购金额27076.46万元、能源不含税采购金额338.51万元的基础上,统一按17%税率考虑进项税额,则含税采购金额大约是32075.48万元。但是,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就高达36960.03万元,现金流量多流出4884.55万元,理论上应该体现为应付账款等经营债务的减少。但是,2017年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增加576.01万元,冲抵预付款项增加的206.38万元,实际上经营债务新增了369.63万元。一减一增下,仍有5254.18万元的支出没有形成采购。

业绩持续能力遭质疑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浩洋电子海外销售的金额分别为3.07亿、3.48亿、4.31亿和2.58亿,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1.94%、69.27%、78.23%和80.81%。公司出口产品主要通过ODM 和OBM 模式销往欧美发达国家,报告期内,ODM 模式业务主要为向ADJ 集团、海恩系统等客户出口其旗下产品。

财务数据还进一步显示,该公司2015、2016、2017、2018上半年对ADJ 集团的销售金额分别为9,615.42万元、11,185.43万元、16,877.74万元、10,169.3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22.5%、22.28%、30.6%、31.8%,销售金额及占比均呈逐年上升趋势。

再看美洲市场的销售情况,2015、2016、2017、2018上半年在美洲市场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5,833.95万元、21,534.37万元、27,397.89万元、13,193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37.06%、42.89%、49.68%、41.25%。

毫无疑问,多年以来美洲市场一直是浩洋电子最大的出口地,而ADJ集团又正是第一大客户,前段时间公司涉及的337调查诉讼可谓“生死之战”。正如浩洋电子董事长蒋伟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述,“如果不应诉或者最终败诉,我们不仅要背负侵权的恶名,而且,我们的LED照明设备及组件将不能对美出口,失去美国市场。”

而公司第一大客户ADJ集团以支付专利使用费的方式换取原告撤诉,ADJ集团是否会要求浩洋电子赔偿其支付给原告的专利使用费?浩洋电子未来会否面临产品降价、毛利率下降的情形?招股书中并未作详细披露。

有投行人士指出,很多上市公司出现了IPO后迅速业绩“变脸”的情况,因此公司的持续业绩增长能力一直是证监会审核的重中之重。而现在市场上对337调查有了不同的声音,浩洋电子也应该详细披露相关调查的细节、对公司未来业绩的影响并做足风险提示。

据统计,2018年1-6月,共111家IPO企业首发上会,其中,58家顺利过会,44家被否,8家取消审核,1家暂缓表决。而在被否的44家中,29家企业系持续盈利能力相关问题导致IPO失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财富动力网无关。财富动力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