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快报>金融315> 正文

证券维权年终大盘点 投资者证券维权正当时

2021-02-05 08:55:09 来源: 财富动力网 作者: 余以墨

记者 余以墨

2020年,一大批证券维权诉讼案件取得一审、二审胜诉,或者股民通过调解、和解获得赔偿。本周《投资快报》金融315栏目,将分两期对10家已经获得胜诉判决的上市公司维权案件进行盘点。符合相关条件的投资者在诉讼时效届满前加入,大概率还能挽回损失。

股民索赔已获一审胜诉之风华高科

2018年7月,由于信披延期,深交所对风华高科(000636)下发监管函。2018年8月7日,公司收到证监会开出的立案调查通知书,缘由是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经历过一年多的调查之后,2019年11月22日,广东证监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调查认定风华高科存在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董事会及监事会决议两项违法事实。

与此前诸多爆发财务造假问题的上市公司类似,此次风华高科财务“做手脚”的入手之处仍是应收账款。为了解决应收账款问题,延长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时间,2016年3月1日风华高科召开总裁办公会,决定借助购买理财产品以及与中间人交换债权两种方式,以公司现金填补应收账款,致使公司此后披露《2015年年度报告》中的应收账款数额与实际不符。这时候埋下的雷,也一直持续到了后面的财报中。在《2016半年度报告》以及《2016年年度报告》中,风华高科所列示的应收账款事项均为包含上述的应收账款金额,导致该两份年报中存在少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情况,均虚增利润达6192.12万元。

对此,证监会开出的处罚结果是,公司被监管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与此同时,对涉案的26名公司在职或离职人员也开出罚单,罚金累计187万元。

在正式处罚落地后,因风华高科虚假陈述行为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加入到维权队伍中。

2020年7月,投资者诉风华高科证券索赔案取得新进展,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对案涉虚假陈述行为的实施日、揭露日、基准日和基准价作出认定,判决风华高科赔偿26名投资者投资差额损失、佣金、印花税、利息合计约8000万,对于风华高科提出的违法行为不具有重大性,及应当考虑系统性风险的主张,广州中院未予支持。

11月26日,风华高科披露的《关于投资者诉讼事项的公告》显示一批33名投资者诉风华高科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也将于2020年12月18日开庭审理,涉及诉讼金额1807万元。

根据一审判决及其他相关信息,在2016年3月29日到2018年8月8日之间买入风华高科股票,并在2018年8月8日之后卖出或持有股票的投资者可提起索赔。

股民索赔已获一审胜诉之藏格控股

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藏格控股(000408)于2019年6月20日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半年后的2019年11月25日晚间,该公司又发布公告称,其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青海监管局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青证监处罚字[2019]1号)。不久后的2019年12月3日,证监会针对公司的正式罚单落地。

根据证监会查明,2017年7月至2018年12月期间,藏格控股通过开展虚假贸易业务的方式,2017年虚增营业收入1.31亿元,虚增利润总额1.28亿元;2018年虚增营业收入4.68亿元,虚增利润总额4.77亿元(含相关的其他收益)。同期,藏格控股2017年虚增预付账款2.4亿元,2018年虚增应收账款471万元,虚增预付账款2.81亿元。不仅如此,有关控股股东西藏藏格创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方面,藏格控股也未及时披露。

伴随着监管部门调查和处罚一起而来的还有藏格控股不断下跌的股价,以及股民对公司发起的证券维权索赔。幸运的是,针对该公司的系列维权案首批胜诉判决于2020年11月25日下达。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支持了投资者的部分诉求,投资者一审胜诉。

据悉,在诉讼的进行过程中,为明确系统性风险对投资者损失的影响,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第三方机构---中证资本市场法律服务中心对每一位投资者的损失与系统性风险之间的联系进行了损失核定,核定结果表明,部分投资者的损失并非完全由于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导致,一定程度上受系统性风险的影响,其损失尚不能够得到全额赔付,会根据系统性风险影响程度扣减部分。具体系统性风险的影响程度,根据每一位投资者购入卖出时间的不同而发生变化。

事实上,藏格控股在2020年半年度报告中,对于投资者索赔也有所提及:自2020年4月至2020年6月30日止公司陆续收到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股民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的《应诉通知书》《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截止2020年6月30日,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受理41名股民的起诉,总请求金额为6,655,398.85元。

维权律师表示,在2018年4月28日至2019年6月22日期间买入藏格控股,并于2019年6月23日之后卖出或持有该股票造成亏损的投资者,依然可以发起索赔。

股民索赔已获一审胜诉之抚顺特钢

2019年12月27日,抚顺特钢(600399)发布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证监会查明,该公司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期末存货余额存在虚假记载。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抚顺特钢通过伪造、变造原始凭证及记账凭证、修改物供系统、成本核算系统、财务系统数据等方式调整存货中“返回钢”数量、金额,虚增涉案期间各定期报告期末存货。2010年至2016年度、2017年1月至9月,抚顺特钢累计虚增存货1989340046.30元。

另外,抚顺特钢2013年至2014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期末在建工程余额存在虚假记载,累计虚增在建工程1138547773.99元。证监会还查明,公司2013年和2015年年度报告中披露的期末固定资产余额,2014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固定资产折旧数据,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数据,公司2010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披露的利润总额数据均存在虚假记载。

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相关责任人员分别处以3-30万元不等的罚款和市场禁入等。

罚单落地后,遭受损失的股民对公司发起民事起诉。2020年12月18日,部分原告股民收到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部分诉求获得法院支持。而抚顺特钢在2020年12月23日发布的关于收到《民事判决书》的公告也对庭审结果有所披露,公告显示,投资者起诉抚顺特钢索赔总金额为4,891.79万元,法院已对288名原告诉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审理终结并作出一审判决,合计金额743.87万元。

维权律师建议,在2011年4月14日起至2018年1月30日期间买入抚顺特钢股票,并在2018年1月31日之后卖出或持有造成亏损的投资者,可以考虑加入索赔。

股民索赔已获一审胜诉之新大洲

新大洲(000571)于2019年1月12日公告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2019年12月23日,新大洲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通知书,确认多项信披违规并被处罚。海南证监局查明,新大洲存在以下违法事实:未按规定披露新大洲、天津恒阳食品有限公司、海南新大洲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为陈阳友、刘某毅及讷河瑞阳二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债务提供担保的事项;未按规定披露新大洲为尚衡冠通对蔡某寅的债务提供担保的事项;未按规定披露新大洲为尚衡冠通对张某宇的债务提供担保的事项;新大洲上述行为构成《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所述情形。海南证监局对新大洲、以及对新大洲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负责人员作出了行政处罚。

随后,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发起证券维权起诉。新大洲索赔案件一审由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在经历了立案、开庭等一系列司法程序后,部分原告股民在2021年1月收到了法院对新大洲索赔案件一审判决:投资者获得胜诉,新大洲需要承担投资者损失的部分赔偿责任。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由于投资者是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赖而做出投资决定,即使违规担保最终被认定为无效,也不影响投资损失与虚假陈述之间的因果关系的认定。通过证券市场相关数据的变动进行判断,投资者的投资损失与新大洲的虚假陈述行为存在因果关系。

2021年1月12日,新大洲发布《关于涉及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中部分案件一审判决结果的公告》称:公司前期已披露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诉讼案件共21起,涉案金额合计7,666,242.60元。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本公司21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诉讼案件中一审已判决7起,合计起诉金额440,797.86,法院判决赔偿损失114,605.93元。

维权律师提醒,在2018年1月2日至2019年1月12日买入新大洲,并在2019年1月12日及以后卖出或者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依然可以加入索赔。

股民索赔已获一审胜诉之*ST凯瑞

2019年11月18日晚,*ST凯瑞(002072)公告称于2019年11月15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经证监会查明,*ST凯瑞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十项关于上市公司在发生重大诉讼时应当立即报送临时报告并予公告的规定的违法行为。

除了上述违法行为,2019年8月18日,*ST凯瑞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经证监会查明,2014年12月,*ST凯瑞将全资子公司淄博杰之盟商贸有限公司100%股权以117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浙江亿富实际上系与*ST凯瑞当时的实际控制人吴联模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同时,*ST凯瑞还存在违规核销应付账款致使信息披露虚假和未按规定披露与关联方发生的非经营性资金往来的违规事项,证监会拟决定对上市公司顶格处罚。

2020年11月,投资者诉*ST凯瑞证券虚假陈述案件,出现一审胜诉判例。

有维权律师表示,结合目前情况,初步判断,在2015年8月26日到2017年12月21日之间买入*ST凯瑞股票,并且在2017年12月21日后继续持有或卖出股票的投资者,以及在2014年12月3日到2016年11月1日之间买入*ST凯瑞股票,并且在2016年11月1日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股票的投资者可发起索赔。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财富动力网无关。财富动力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