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证券>要闻> 正文

强监管周期到来!27家公募一年中相继被监管处罚或谈话,华夏、景顺长城、华泰柏瑞、诺安等在列

2021-04-11 11:27:33 来源: 财联社

财联社(深圳,记者 沈述红)讯,当赚钱效应引领公募基金走向新高潮时,监管也马不停蹄。

财联社记者通过梳理144家基金公司(含公募基金公司、券商资管等)旗下产品年报发现,至少有27家公募在2020年遭到监管稽查或处罚。处罚原因涵盖公司治理不健全,风控管理工作存在疏漏、内部监控不健全,基金收益分配流程控制不严格,不规范财务报销事项,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违规,以及未对系统测试结果进行审查致使公司产品出现拉抬股价的异常交易等情形。

具体到被监管的公司来看,27家公司里,既有华夏基金、景顺长城基金等大型公募机构,也有新华基金、九泰基金、弘毅远方基金等中小基金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因言辞激烈点评其他基金经理引发广泛关注和讨论的的“Diss事件”双方也都因不同的原因收到了监管函。

部分大型公募被责令改正

在赚钱效应的驱使下,2020年,基金公司忙得不亦乐乎。在此背后,监管层的动作也未曾停息。

财联社记者通过梳理144家基金公司(含公募基金公司、券商资管等)旗下产品年报发现,至少有27家公募在2020年遭到监管稽查或处罚。这也相当于每10家基金公司中,便有1-2家在过去一年中被监管点名。

华夏基金旗下产品的年报信息显示,该公司在2020年曾收到北京证监局有关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虽然年报中并未透露华夏基金因何被监管责令改正,但这家发展较为成熟且非货管理规模超过5000亿元的头部公募被监管处罚一事,依然引起了市场关注。在公司产品年报中,华夏基金表示,收到监管函后,公司已按要求改正并报告。

国泰基金、银河基金同样在去年受到过监管稽查。上海证监局对这两家公司进行检查并发现问题后,进而对两家公司及相关人员出具了监管措施;平安基金、永赢基金也收到了监管机构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还对平安基金相关责任人采取了监管谈话措施。对此,这两家公司高度重视,及时向监管机构提交整改报告并完成整改。

华泰柏瑞基金在年报中对监管时间线的“交代”更为细致。该公司产品年报信息显示,2020年3月,公司收到上海证监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对此,华泰柏瑞基金高度重视,立即制定并实施相关整改措施,落实整改要求。2020年4月,公司已完成整改事项并及时向监管机构提交整改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景顺长城基金分管副总经理亦曾受到监管问询。该公司旗下产品年报显示,由于景顺长城基金信息技术业务人员未对系统测试结果进行审查,致使公司旗下个别基金出现拉抬股价的异常交易情形。由此,相关分管副总经理收到深圳证监局监管谈话的决定。

公募内控问题数次被点名

在27家基金公司收到的监管处罚中,内控问题成为了重点监管内容。

华商基金和新华基金便存在着类似的问题。

2020年,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对华商基金出具了《关于对华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指出管理人风控管理工作存在疏漏、内部监控不健全。

对此,华商基金表示自身立即制定了整改计划和整改方案,积极采取整改措施,排除业务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全面落实了各项整改要求。

新华基金也由于内部控制制度不完善,现有制度未得到有效执行,收到重庆证监局出具的责令改正并暂停相关业务的行政监管措施,对相关责任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对分管高管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选措施的决定。

新华基金透露,目前公司正在整改进行中。

同期,新华基金还因基金收益分配流程控制不严格,收到了重庆监管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成立于2004年12月的新华基金,在A股市场发展的早期,旗下股票型基金曾多次进入全市场前列,该公司注册地为重庆市,经营管理中心设立于北京。2019年,天风证券通过收购恒泰证券部分股权,曲线入股新华基金。2019年6月17日,天风证券公告,将以每股5.76元人民币收购恒泰证券的7.81亿内资股,收购完后将持有恒泰证券29.99%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收购成功后,天风证券将曲线控股新华基金。

另外,信达澳银基金的产品年报也披露了公司被监管的相关内容。其产品年报显示,2020年9月24日,深圳局对信达澳银基金出具了《深圳证监局关于对信达澳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2020]168 号文)。

对此,信达澳银基金称公司立即逐一落实了各项整改要求,进一步提升了公司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能力。“在今年的1月20日,深圳局对公司整改工作进行现场验收,对公司整改情况表示认可。”

“Diss事件”双方均收到罚单

长信基金产品年报披露的一则监管信息也引起了市场关注。

该信息显示,报告期内,上海证监局对公司进行检查并对公司和相关人员出具了监管措施。公司已按照法律法规和监管要求及时完成整改。

有意思的是,作为长信基金副总经理的安昀,在2020年9月的一段话被质疑为中伤同业。

彼时,他在长信内需成长基金的2020年二季报中直言,“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也是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埋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

虽未曾指名道姓,但行业人士几乎都从这段话中意会到其提及的某位基金公司的网红基金经理。这场“Diss事件”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由此,不少行业人士认为长信基金受到的监管处罚或源于此。

颇为巧合的是,作为被“Diss”的一方,诺安基金也在去年收到了罚单。

因内部制度不完善、内部控制存在不足等问题,深圳证监局于2020年8月对诺安基金采取了责令限期6个月整改的行政监管措施,对在上述问题中负有责任的诺安基金高管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等行政监管措施。

被监管点名后,诺安基金在全公司范围内开展了合规内控专项治理行动,制定整改措施,严格按期落实了整改工作。

“同时,公司聘请了毕马威咨询团队对公司整改情况开展了内部控制审阅及检视工作,并根据评估意见完善整改落实,进一步提高了公司合规管理能力。”该公司旗下产品年报称。

中小基金公司成处罚“重灾区”

上述基金公司外,还有十多家中小型基金公司受到了监管机构的稽查和处罚。

2020年5月4日,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对北信瑞丰基金下发了《关于对北信瑞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20]70号)。

不仅仅是公司受到处罚,北信瑞丰基金的高管也被波及。在上述监管函发出去不久的2020年5月20日,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再次对这家公司总经理下发了《关于对朱彦采取出具警示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2020]85号)。

根据北信瑞丰基金产品年报,该公司在去年已根据法律法规、行政法规和中国证监会的要求落实整改。

圆信永丰的监管处罚则涉及在财务方面。该公司透露,2020年上半年,公司收到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关于对圆信永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对公司个别不规范财务报销事项提出了整改要求。该公司表示,公司已及时完成了整改。

治理不健全在小型基金公司中相对更为常见。2020年10月,针对弘毅远方基金存在的治理不健全方面的问题,中国证监会上海证监局对该公司及相关人员采取行政监管措施。

针对上述事项,弘毅远方基金已积极组织整改,向上海证监局提交整改报告,并已通过整改验收。

因为合规和风控等问题,九泰基金在去年甚至一度被暂停私募资产管理业务。

根据该公司产品年报,2020年,九泰基金收到监管机构责令公司改正、改正期间暂停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的措施,并对相关责任人采取了行政监管措施。对此,九泰基金对公司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工作进行了全面梳理,彻底排查业务中存在的风险隐患,及时制定了整改方案并落实,进而提升了公司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的能力。

2020年11月,渤海汇金证券资管收到证监会出具的《关于对渤海汇金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20]70号),主要涉及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待完善,公司已积极完成整改反馈。

渤海汇金证券资管强调,此事项不会对管理人的公募基金管理业务带来不利影响。

在过去的2020年里,蜂巢基金曾遭遇上海监管局现场检查,而后,监管局对检察长发现的问题责令公司进行整改,截至2020年6月5日,该公司已按要求完成整改并通过验收。

同期,上海证监局也对中海基金及相关人员出具了监管措施。在该公司产品年报中,中海基金称自身已按照法律法规和监管要求及时完成整改并通过了验收。泰达宏利基金也表示,2020年,公司收到了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警示及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对公司提出整改要求。目前,该公司已及时完成了整改,提升了内控水平。

上述基金公司外,金鹰基金亦收到了证监会广东监管局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对公司提出整改要求,该公司已按要求进行了整改。

另外,金元顺安基金表示,2020年,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等相关措施,公司因此全面梳理了相关业务流程,针对性的制定、落实整改措施,并将及时向监管部门提交了整改报告。

此外,东吴基金、金信基金、凯石基金、中科沃土基金、先锋基金等公司旗下产品年报中也出现了监管稽查或处罚的相关信息,这些公司在2020年均收到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且都已按要求及时完成了整改。

image

(文章来源:财联社)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财富动力网无关。财富动力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