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理财>债券> 正文

中国债券市场如何行稳致远?

2020-12-06 10:29:18 来源: 中国财富网

关注资本市场,不可能不谈及债券。

债券市场是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之一。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末,中国债券市场存量规模达112万亿元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债券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能力明显增强,并吸引更多国际投资者踊跃配置。

与此同时,一些债券违约事件也暴露出来。今年以来,多家企业发生信用债违约事件,且部分违约企业规模较大,让债市风险再次成为市场关注焦点。

中国债券市场如何行稳致远?

违约根源在企业自身经营不善

企业债务违约总体情况如何?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11月30日,共有120只债券出现违约。

中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若宏在“2020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中国债券资本市场创新发展峰会”期间接受中国财富独家采访时表示,当前出现违约的企业一直是机构投资者近几年关注的对象,市场之所以感觉有些出乎意料.在于很多投资者对一些地方的国企或规模较大的企业存在所谓的“信用执念”,而发生违约的企业无一不是负债累累,其过度举债、杠杆高企等问题已积累多年。

预见2021|中国债券市场如何行稳致远?

中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罗若宏

“有的企业负债规模越来越大,负债压力越来越重,最后到一定程度上选择了放弃,也可以说是必然的规律。”罗若宏表示。

河北建投交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米献炜在接受中国财富独家采访时表示,部分高评级市场主体也发生债券违约,说明在一定程度上,其自身的资产结构、债务结构、现金流等方面疏于管理,才造成了违约事件。

预见2021|中国债券市场如何行稳致远?

河北建投交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米献炜

财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融资总部总经理胡恒松向中国财富分析,高评级主体在宏观经济形势好转的时候发生债券违约,一方面是受疫情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是这类违约主体有的是副业拖累主业,有的则是属于房地产行业,与宏观经济周期的关联度不大。不过,最主要的矛盾还是企业自身经营不善。

预见2021|中国债券市场如何行稳致远?

财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固定收益融资总部总经理胡恒松

债券市场要求投资者更加理性

3A级的债券也会出问题?

胡恒松表示,债券市场上有所谓“城投信仰”“国企信仰”的说法,近期部分国企违约比重偏高,监管层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坚决打击逃废债的行为,相信通过监管部门的一系列举措,“国企信仰”虽然会遇到一定的阻力,但长期来看,依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国企市场沉淀多年建立起的信用体系不会遭到破坏。

米献炜认为,债券市场要求投资者更加理性,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更应该关注企业自身经营、资产运营、负债结构、营运能力等,而不只是关注企业的身份。从长远来看,“国企信仰”受冲击也是好事。

罗若宏则指出,一些规模较大的地方国企出现违约后,在市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市场最担心的不是出现违约,而是担心是否有恶意逃废债的行为,或者是在违约之前就将好的资产已经划转出去。不过,监管机构和地方政府都相继表态,要依法严肃查处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恶意转移资产、挪用发行资金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这样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打消投资者的顾虑。

在债券违约中,民企违约规模只占45%,是否就意味着民企融资环境改善呢?胡恒松表示,在前些年银行去杠杆、资管新规、银行内部考核政策等引导的过程中,民企最先出清,剩下的都是经营实力较好的企业,违约概率自然下降。因此,不能简单从占比下降就得出民企融资环境的改善。

罗若宏也表示,民企在前期已经按照市场规律进行了一轮出清,市场是能够结合企业的资质给予合理的定价,不合格的民企不会发债,也发不出来债。这样来看,民企发债的定价和分层更加贴近市场的本身。

连翘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博士后梁林军表示,民企融资环境是一个综合的变化,改善民企融资环境一是要继续加大对民企的支持力度,二是地方政府对国有企业要率先遵守金融部门的政策和规则。

预见2021|中国债券市场如何行稳致远?

连翘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博士后梁林军

债券市场深层次改革走向何方

对于债券市场的深层次改革问题,罗若宏分析,债券资本市场本身就是一个生态,由融资者、投资者和中介机构组成,融资主体应该面对更加市场化的定价和投资者的理性选择,因此需要对融资者过去盲目、过度举债,或者说偏离自身偿还能力的举债实行约束。

对投资者而言,应该建立更加完善的风险文化,打破过去很多的“信用执念”,更多回归到债务主体的基本面中,按照金融市场规律进行投资。

对于中介机构而言,监管部门、管理机构应该加强中介机构发行前、发行后的要求,包括要求律所、会计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尽职履责。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评级机构也要回到信用评级的基本面,使外部机构的评级能够被市场投资机构所认可。

米献炜也强调要加强投资者的风险教育,提示投资者,不要将国企笼统定义为有政府背书的一类群体,更应该关心企业的规模、质量、债务结构以及盈利等方面。

梁林军还提出了在品种创新方面的改革,债券市场要服务于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也只有在服务国家重大发展战略的过程中,才能实现创新发展。例如发行科创债券,现在发展了大量的科创企业,这些企业没有土地、没有房产,也就是说传统金融机构和债券发行需要抵押的硬指标都达不到,但这类企业有非常大的潜力,所以它的估值很高。针对这类企业,债券市场可以考虑发行科创债券。

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高坚认为,债券市场本身与保险业、银行业、股票业有着密切关系,以公司债为主体的债券市场是金融深化的结果,是整个金融市场的核心。“如果我们不能认可债券市场的重要性,就不能抓住金融市场中最核心的东西。”他说。

(文章来源:中国财富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财富动力网无关。财富动力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条评论